歡迎訪問大事記歷史網!

歷史上的今天——公元290年6月12日,西晉的石崇與王愷斗富

時間:2019-06-12編輯:轉載


原標題:歷史上的今天——公元290年6月12日,西晉的石崇與王愷斗富

?當今一部分生活優越的人,為了博得他人的艷羨和支持,獲取虛榮的滿足,在網絡上炫耀自己的奢華生活,成為了一種網絡流行現象。其實在古代,也有炫富事件發生,只是過去沒有網絡,所產生的影響被限定在一定的范圍內,無法迅速廣泛傳播,成為社會關注的熱點事件。最為著名的炫富事件恐怕就是晉代的石崇與貴戚王愷斗富的故事了。

歷史上任何一個大一統的王朝在開創之初,都有相當旺盛的進取心和開拓精神,君民臣子群策群力,為王朝的長治久安打下深厚的根基。然而晉武帝司馬炎是個例外,在結束了自東漢末年近百年的分裂動蕩局面,發展生產使國家出現一片繁榮景象之后。但晚年的晉武帝漸漸滿足于自己的文治武功中,貪圖享受、沉迷酒色、奢侈腐化,他也學著歷朝歷代的亡國之君開始修建奢華祖廟和宮殿,后宮佳麗一萬之多。有皇帝的帶頭垂范,西晉的各級官吏也不再把安邦治國濟世安民放在心上,而是把全部精力用于追逐紙醉金迷、競相斗富的荒唐生活,一時間君臣沆瀣一氣,將國家搞得烏煙瘴氣。石崇與國舅王愷斗富的故事就是發生在這一背景之下。

石崇是西晉渤海南皮(今河北南皮東北)人。他出身豪門,其父石苞是西晉的開國元勛。石崇二十來歲就做了修武令,為人做事都很干練。他在荊州任上時,私自與手下劫掠遠來的商客,以至于積累了如山似海的財富。為了炫耀自己的豪富,石崇特地派人到全國各地采集珍貴的異花奇草,在住宅的邊上造起了一個豪華園林,號為“金谷園”。其中的廁所十分豪華,不僅準備了各種的香水、香膏給客人洗手、抹臉。門口還有十多個穿著錦繡,打扮得艷麗奪目的女仆列隊侍候客人上廁所。客人上完了廁所,這些婢女要求客人把身上原來穿的衣服脫下,侍候他們換上了新衣才讓他們出去,換下的衣服以后就不再穿了。石崇的一個朋友,叫劉實,有一次去拜訪石崇,突然感覺肚子痛,連忙去上廁所,一進廁所,見里面有一只大床,掛著漂亮的紗帳,鋪著華麗的墊子。兩個侍女各立一旁,手里拿著香囊。劉實連忙退出來,連說:“對不起,對不起,我不小心進了你的臥室。”石崇聽后,哈哈大笑說:“你進去的正是廁所啊!”劉實聽后目瞪口呆。

王愷,字處仲。由于姐姐嫁給了司馬昭,王愷被委以重任,官至大將軍。據說王愷身材頎長,眉清目秀,不僅是個標準的美男子,而且還是一個聰明絕頂、出口成章、處事機敏的干練之材,他以善于斂財聞名朝野。王愷不僅善于從朝廷大吏、鹽政織造及富商大賈那里聚斂錢財,而且還首倡在朝廷施行“議罪銀”,收入所得,全部并入私囊,以滿足自己的驕奢淫逸和好事鋪張的生活需要。王愷有奴婢數千,造林苑數處,每處縱橫幾十里,甚至上千里。王愷一生收集了無數的珍藏。《紅樓夢》第四十八回寫到妙玉與釵、黛、寶玉一干人喝茶,他們用的茶具極其珍貴。薛寶釵用的杯子就是王愷的藏品,可見王愷的藏品有多豐富。

石崇與王愷兩名富豪在洛陽已是家喻戶曉,但是他們兩人并不滿足于此,都想把對方比下去。石崇聽說王愷家里洗鍋子用飴糖水,就命令他家廚房用蠟燭當柴火燒。王愷當然不甘示弱,為了炫耀自己富有,他命人在家門前的大路兩旁,夾道四十里,用紫絲編成屏障。誰要到王愷家,都要經過這四十里紫絲屏障。這個奢華的裝飾,引起洛陽城一時轟動。石崇為了壓倒王愷,他讓人用香料來粉刷墻壁,用比紫絲貴重的彩緞,鋪設了五十里屏障,比王愷的屏障更長,更豪華。

這次斗富王愷又輸了一著。但是他還不甘罷休,于是向他的外甥皇帝請求幫忙。晉武帝如果有帝王之風,就應該勸舅父即刻停止這種奢侈浮華的變態行為。然而晉武帝并沒有這樣做,反而覺得這樣的比賽挺有趣,于是從府庫里拿出西域某國進貢的一株價值連城的珊瑚樹,高約二尺左右,命舅父拿去跟石崇爭斗。王愷得此皇家奇珍后,特地請石崇和一批官員上他家吃飯。宴席上,王愷得意地對大家說:“我家有一件罕見的珊瑚,請大家觀賞一番怎么樣?”大家自然都想一睹此寶物。王愷命令侍女把珊瑚樹捧了出來。那株珊瑚長得枝條勻稱,色澤粉紅鮮艷。大家看了贊不絕口,都說真是一件罕見的寶貝。

石崇不發一言返身回家中,返回時手里多了一柄鐵如意。王愷對石崇這一做法大惑不解:鐵如意能值幾個小錢?和珊瑚樹有可比性嗎?王愷正在納悶,隨著一聲清脆的響聲,皇家奇珍被砸得粉碎。周圍的官員們都大驚失色。王愷看到皇帝的寶物毀于一旦,當即氣沖牛斗,氣急敗壞地責問石崇:“你……你這是干什么?”"石崇嬉皮笑臉地回道:“區區薄物,值得發那么大的火嗎?”石崇立刻叫他隨從把他家的珊瑚樹統統搬來讓王愷挑選。不一會兒,一群隨從搬來了幾十株珊瑚樹。這些珊瑚中,三四尺高的就有六七株,周圍的人都看呆了。王愷這才知道石崇家的財富比他不知多出多少倍,只好認輸。后來留下一個成語叫石崇斗奢。

石崇與王愷的斗富以石崇的勝出而告終,由此石崇的豪富天下皆知。當時有一個大臣傅咸,對這一現象痛心疾首,于是上奏晉武帝說,這種嚴重的奢侈浪費,比天災還要嚴重。現在這樣比闊氣,比奢侈,不但不被責罰,反而被認為是榮耀的事,這樣下去對國家的長治久安不利。晉武帝看了奏章,根本未予理睬。八王叛亂時,趙王倫看中他的家財,把他殺了。行刑前石崇后悔地說:“是財多而導致殺身之禍啊!”趙王倫則直言相告:“知財多而遭殺,為什么不早一點分給大家呢?”返回,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推薦文章
廣告

六和皇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