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大事記歷史網!

周幽王被滅真的是因為"烽火戲諸侯"嗎?

時間:06-15編輯:轉載


原標題:周幽王被滅真的是因為"烽火戲諸侯"嗎?

一般而言,當一個男人愛上一個女人,是差不多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的。幽王之愛褒姒,也不例外。面對一個冷美人,身為天子的幽王使盡了渾身解數,都無濟于事,不能使美人一笑,這對于一個血性男兒來說,無疑是一種精神打擊。

試想一下,即便是今天,你能忍受你所愛的人對你從來不笑嗎?當然不能,周幽王也是如此。不過,作為天子,他有的是資源,如今面對這天下男人共同的難題,幽王要動用他的資源了。

于是一道賞格以天子詔書的形式發布天下:誰能使得娘娘一笑,即賞黃金千兩。

可想而知,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更何況天下這么大,不就是要使得娘娘一笑么?天下多的是奇人怪事,不怕你不笑!

于是,前來獻策領賞的人絡繹不絕,可是他們一個個興致勃勃地來,一個個灰頭土臉地走,就是沒有一個人能使得娘娘一笑。不過,天下有的是人才。這不,幽王寵信的大臣石虢父終于想出了一招“妙棋”。他對幽王說:娘娘不笑,只因為她見多識廣,那些小兒科的玩藝怎么能使娘娘高興?如今天下太平,好久不見硝煙了。娘娘也從來沒有見過焰火,如今之計,不如玩一場焰火晚會,讓娘娘開開眼界,一定能博得她一笑。俗話說,狗急跳墻,幽王也是黔驢技窮了,聽了石大人一席話,如撥云去霧,那綿延二十多座烽火臺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不如一試。

有道是,千金難買一笑,一個滑稽的舉動倒能引起人忍俊不禁。那場相去三千年的焰火晚會雖然遠去了,但在歷史上卻留下了一個永久的笑話。僅此而已嗎?

烽火晚會如期舉行,可以想見,當時一定是卜問了良辰吉日的。

沒有人反對嗎?據載幽王的叔叔鄭伯友得知此訊后,便趕來勸止。無奈一個人的聲音太小,未能改變幽王的行動。也可以想見,當時滿朝文武大臣反對的聲音也不多。

每每讀這段歷史,就想起一則寓言故事,說的就是“狼來了”,牧童好玩,放羊之際百無聊賴,無意中大叫“狼來了”,竟引來了附近村人的全體出動,當他們發現沒有狼的時候,那種上當的神情讓牧童感覺開心極了,好玩極了。于是,不久后他又故伎重演,好心的村民忘記了上當的教訓,再一次趕來驅狼,結果發現還是上當。不過游戲到此結束,當狼真的來了之后,牧童發現他喊破嗓子都無人理會。

后人把幽王的這場焰火晚會稱之為“烽火戲諸侯”,大概也是看成了“狼來了”的另一版本。據載,當冷美人褒姒看到二十多座烽火臺燃起沖天的煙火,臨近諸侯帶著士兵在黑夜里舉起火把,從四面八方趕到驪山腳下,前來勤王,那鼎沸的人聲、戰馬的嘶鳴,再加上無數條游動的火龍向焰火晚會中心集中之時的那種壯美景觀,真是大開眼界,聯想起這是寵愛自己的天子謊報的戰警,不由得莞爾一笑。

娘娘終于笑了,這說明世上無難事,只要肯用心。問題是,天子成了“牧童”,諸侯成了被戲弄的“村民”。一朝上了當,十年心猶怕。不久之后,當“狼”(外敵)真的打進來了之后,烽火臺就失去了任何意義,成為擺設。

如果說,幽王僅止于此,偶爾逗美人一笑,倒也情有可原。關鍵的問題是,幽王被成功的喜悅沖昏了頭腦。《史記》載,“幽王說之,為數舉烽火。”看到美人笑了,幽王后來又玩了幾次焰火晚會。這樣一來,他徹底打破了把戲不可久玩這一底線,把一個焰火臺完全演變成了焰火晚會的試驗場。

但是,周幽王果真是亡于“烽火戲諸侯”嗎?如果細心推敲這段歷史里面的小細節,真相就不難明了。

第一個理由,歷史上果真有過“烽火戲諸侯”嗎?很多人據《史記》認為太史公言之鑿鑿,焉能杜撰?然而,我們從常識來判斷,即可發現,“烽火戲諸侯”逗美人一笑是不可能也不現實的。幽王之世,西周雖然天災嚴重,氣數將盡,但其勢力范圍還是很大的,王畿千里,與臨近諸侯國的距離不可能是一個晚上即可到達的。美人如何可以在焰火晚會的當天晚上即可看到前來勤王的各路人馬的壯觀場面?顯然,只須從常識判斷,不難發現,這個故事里面就有著許多破綻,至少是后人附會的“小說家言”,不可信。

第二個理由,烽火臺果真有那么大的作用,能夠決定周王室的興滅?首先,驪山上的烽火臺只不過是王畿之內的戰警,如同于三國時關羽在長江沿岸設立的烽火臺,只能對內起到敵情預報的作用,不可能是人們所想象的那樣,起到讓諸侯國前來勤王的作用。或者說,即便是臨近的諸侯國也不大可能可以看到驪山燃起的火警。《正義·括地志》云:“驪山在雍州新豐縣南十六里。土地記云驪山即藍田山。”

其次,周幽王之世,天子的軍力雖然有所衰弱,但還不至于衰弱到靠諸侯前來勤王的地步。西周王室本身就有三支強大的軍隊,分為西六師、東八師、殷八師。西六師駐守在都城宗周一帶,即豐、鎬之地,也就是今天的陜西西安周圍,以保衛王朝的本土;東八師駐在成周,即東都洛邑,也就是今天的河南洛陽。由于東八師駐守成周,所以也稱成周八師。東八師的位置極為關鍵,它向東可鎮守東方的廣大境域,向西可拱衛宗周的安全,是周王麾下一支非常重要的軍事力量。殷八師則是一支駐守東方殷商故地的軍隊。此外,各個諸侯國都有自己的軍隊,根據周王朝的體制,他們之間是唇齒相依的,終春秋戰國之世,盡管大國并小國,強國凌弱國,但在對外戰爭上,各國旗幟鮮明,團結一心。

何況,即便是到了西周末年,周王室仍然打贏過好幾場戰爭,如《國語·晉語》還載,周幽王出兵征討有褒,勝而歸;《竹書紀年》也載,后十年,幽王還命伯士伐六濟之戎,這一次雖然失敗,伯士戰死,但并不等于周王室毫無抵抗能力。況且勝敗乃兵家常事,戰敗的責任史書上也沒有說是幽王所致。

第三,如果確如司馬遷所說,幽王數舉烽火游戲,導致諸侯不信,而不來救駕。這還得兩說。開始幾次諸侯發現只是游戲,不來“救駕”是自然之理,并非他們真的見危不救;后來真正發生犬戎攻入都城,幽王舉烽火征兵而諸侯救兵不至,這是因為幽王失敗得太快,諸侯來不及相救。否則,何以西周滅亡之后,反倒有好幾個諸候國前來勤王?平王何以得以東遷?錢穆先生在他的《國史大綱》中指出:

“史公言幽王寵褒姒,褒姒不好笑,幽王舉烽,諸侯悉至,至而無寇,褒姒乃大笑;幽王為之數舉烽。及犬戎之,舉烽,諸侯救不至,遂殺幽王。此委巷小人之談。諸侯兵不能見烽同至,至而聞無寇,亦必休兵信宿而去,此有何可笑?舉烽傳警,乃漢人備匈奴事耳。驪山之役,由幽王舉兵討申,更不需舉烽。史公對此番事變,大段不甚了了也。”

此說甚有理。根據周代諸侯國的分布情況來看,各國的軍隊根本不可能同時到達。軍隊的調動、集結、備糧、行軍,再到最后趕到陜西境內,近則十天半月,遠則一年半載,幽王和褒姒怎么可能在烽火臺邊野營等待幾個月呢?

?

幽王滅亡的真正原因,歸結起來,既不是由于謠言,也不是因為一個女人,更不是因為一臺烽火。那么,真正的原因又在哪里呢?《史記》中更有詳細的記載:

“幽王以虢石父為卿,用事,國人皆怨。石父為人佞巧,善諛好利,王用之。又廢申后,去太子也。申侯怒,與繒、西夷犬戎攻幽王。幽王舉烽火征兵,兵莫至。遂殺幽王驪山下,虜襃姒,盡取周賂而去。于是諸侯乃即申侯而共立故幽王太子宜臼,是為平王,以奉周祀。”

這段話說得很清楚,西周的滅亡,是內外勾結的結果。否則,犬戎是不大可能那么神速地攻破都城,殺幽王、虜褒姒、取周賂。因此,西周滅亡直接的原因是申侯勾結賣國,間接原因是幽王信用小人,但僅此一點不足以動搖根本。真正動搖王室根本的是幽王之廢申后和太子,另立褒姒為后,立伯服為太子。這直接觸犯了申侯等人的根本利益。當時太史陽伯就說:“禍成矣!無可奈何。”就是針對這件事而發。

《左傳》昭公二十六年載,幽王既死,而虢公翰又立王子余臣于攜,周二王并立。此后,二王之間相互之間打了二十一年之久,直到周平王二十一年晉文侯殺攜王為止。

結合《詩經》毛詩序中標明刺幽王的詩,我們可以看到幽王的滅亡正是亂自上作的生動寫照。這些詩有10首之多,多在《小雅》和《大雅》之中。《瞻卬》諷刺的是幽王寵幸褒姒,斥賢良,導致國運瀕危;《小旻》譴責幽王任用小人,不遵王道,不納良言;《節南山》譴責太師尹氏禍國殃民;《正月》譴責的也是幽王及其身邊的小人;《雨無正》揭露的是幽王及其大臣只顧享樂,不顧國家;《巧言》諷刺的是幽王信讒言,斥忠良;《大東》寫的是東方諸侯國對周王室剝削他們的怨恨;《北山》寫的是統治階級內部的矛盾;《召旻》諷刺的仍然是幽王信奸臣,遠賢人,導致政事腐敗。歸結起來,導致內部分裂的嚴重矛盾其實主要是權力分配不公所引起的。

總而言之,女人也好,烽火也好,不過都是遁詞。

?返回,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轉載:周幽王被滅真的是因為"烽火戲諸侯"嗎?
編輯:張姐講歷史_搜狐
廣告

六和皇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