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大事記歷史網!

宣城及周邊遠古人類歷史追蹤(上)

時間:10-13編輯:轉載


原標題:宣城及周邊遠古人類歷史追蹤(上)

作者:陳亮

微信版第587期

宣城有確切文字記載的歷史,一般以公元前223年,秦朝在原楚國的爰陵邑設立爰陵縣,隸屬鄣郡(治今浙江安吉縣西北故鄣遺址)為始。1957年在安徽壽縣邱家花園出土了國寶級的文物——“鄂君啟節” 后,宣城城邑的歷史記載提前到公元前323年。這種叫“節”的文物,形狀如帶節的竹板,共4件,用青銅制成。原是戰國時期楚懷王頒發給鄂君啟的免稅通行憑證。分舟節和車節兩種,每節均有錯金篆書,分載水陸兩路所經城邑,節的正面刻有精美的錯金銘文(車節150字,舟節165字),自銘“金節”。

根據節銘記載:“逾江,庚彭蠡,庚松陽,入澮江,庚爰陵”等文字推論,其記載古宣城當時稱爰陵的年代距今已有2300多年,但隨著宣城境內不斷有舊石器地點群以及新石器群的考古新發現,我們宣城真實的人類歷史遠遠不止這兩千多年,完全能追溯到距今4000年以前的遠古時代。中國的遠古時代,一般指的是夏、商、周以前的時代,其人類生存生產活動蹤跡通常也稱為史前文化。隨著宣城由以陳山遺址為代表的舊石器遺址群被發現,宣城最早的人類生存繁衍歷史可上溯到70萬年前。見圖一:全國文物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陳山舊石器遺址。

上世紀80年代,宣州區向陽鎮磚瓦廠工人在取土時,時常會發現古人類打制的石器,消息傳開后,引起了考古界的關注。記得1987年筆者剛剛分配到向陽鄉政府工作,就聽到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專家房迎三,來到窯廠附近的陳山取土場,開展考古發掘工作。當時考古發掘對磚瓦廠生產取土影響很大,直接關乎磚瓦廠效益和職工收入,部分職工情緒較大,我們基層干部多次做他們的說服教育工作。之后發掘工作較為順利,先后發掘的面積超過400平方米,其文化層厚達7-11米,從上至下可分10多層,各層都有石制品發現,先后共發現石質標本1200多件。出土石制品400多件,還有更多的人工搬運的礫石和石塊。

為嚴謹和直觀起見,下面以采用宣城市博物館實物圖片為主來說明問題。需要表明的是,本文構思完稿過程中,得到了市博物館的熱心支持,及時提供了大量珍貴的考古圖片和資料,筆者也多次到遺址現場親身體驗。

陳山遺址中的石器,主要是石英砂巖與石英巖礫石等原料加工的工具,大致可分為四類:

一是砍砸器類。如圖二:陳山舊石器遺址里的砍砸器,它們應是最原始的把物體斷開的工具,能起到砍、劈、錘等功用。就地取材,形狀與樣式并無嚴格固定。

二是尖狀器類。如圖三:陳山舊石器遺址里的尖狀器,此類工具一端都加工成尖銳突出的錐狀,另一頭便于手持和抓握,以利于對物體的刺、鉆、或挖掘。

三是刮削器類。如圖四:陳山遺址中的刮削器,此類是最原始的刀具。原始遠古先民選取長條形礫石,將一長邊加工成薄刃,方便用來切、割、刮、削等。

四是石球與石核類。如圖五:陳山遺址中的石球,應是狩獵時進攻拋出擊打武器,器身近球形,體表通體有明顯的剝片疤痕,明顯屬人工加工修整。

通過對陳山出土舊石器和遺址地層的科學測定,陳山遺址地質時代為早更新世晚期至晚更新世晚期。地層年齡為81.7-12.6萬年,文化時代是舊石器早期至舊石器中晚期。也就是說,這里的古人類活動時間大約是八十萬年前到十萬年前。這長達七十余萬年跨度,是何等漫長。七十余萬年遠古人類生存、生活與繁衍,恰恰又分層呈現在我們宣城陳山及周邊這片土地上,足見宣城古人類的原生性。

從遺址周邊地質情況看,這里并不能生成天然洞穴供原始人類棲居;但這里依山傍水,旱可就近取水,澇可往高處避洪;這里氣候溫潤、冷暖適宜,山巒動植物資源豐富,便于狩獵和采集;頻臨的水域中,魚類資源也不少,增加了先民獲取食物的來源。從出土的舊石器工具種類較齊全,數量較集中的情況看,這里曾經至少是居住著原始人類的遠古村落。從上至下可分10多層的文化堆積遺存看,這里貫穿了約七十余萬年的漫長時空跨度,涵蓋了整個原始人類生存與繁衍的舊石器時代里大部分時期。

考古界一般認為,村落起源于舊石器中期。隨著人類文明的緩慢進步,原始人潛意識成群結隊居住在一起,避免著單獨生活時的各種困難和危險。后來慢慢形成群集生活的一些規矩,對這些極其緩慢的規矩形成過程,我們稱其為原始社會或原始公社制度。

據發掘專家房迎三教授介紹:“陳山遺址只是是水陽江中游10多處舊石器遺址中的最重要的一處,其遺址面積之大,延續時間之長,是中國南方舊石器考古的標尺,據核心考古價值,所以陳山遺址的保護工作顯得尤為重要。”考古界普遍認為,陳山遺址是目前長江下游年代最早、延續時間最長的舊石器文化遺址,遺址剖面已成為研究長江下游地區中、晚更新世人類活動堆積物的標準剖面。陳山遺址初步發掘后,引起了國內外專家學者的極大關注,2001年6月,陳山遺址已被國務院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因此宣城及周邊古人類生存和繁衍的原生性毋庸置疑。

在陳山舊石器遺址中,始終沒有發現舊石器晚期過后的遺存,這是否意味著宣城古人類文明有斷層呢?陸陸續續考古新發現給出的答案是否定的。宣城及周邊舊石器晚期過后的新石器遺址更多更廣。據不完全統計,新中國成立后,先后在宣城及周邊發現的新石器遺址多達四十多處,如宣州區的城區、孫埠、古泉、養賢、洪林、楊柳等地;郎溪縣的磨盤山、歐墩、烏龜包等地;涇縣的世古墩、瑤莊、赤麓山等地;寧國的津北等地都有發現。

幾年前,筆者在宣城城區北門一建筑工地渣土中采集到一些新石器時期的陶網墜。見圖六:城區工地采集的陶網墜,陶質網墜中有紅陶、灰陶和黑陶,規格大小不等。

這類陶網墜與全國各地新石器遺址出土的陶網墜大同小異。那時先民撒網和拉網要用網墜。網墜的作用是結在網的下端,使網下沉。網墜多為灰陶燒制,黑陶網墜稀見,其形制大同小異,表面均打磨光平,中間一般設一橫向凹槽,兩端各有一個豎向凹槽,凹槽也稱繩槽,用于把網墜固定在網上。這幾種網墜,形制各異,排列在一起甚為可愛。雖然喜歡收藏陶網墜的人不多,但它們給我帶來的想象卻很豐富。你不妨沿著歷史長河,去憧憬五千年前夕陽染紅的江河湖泊邊,我們的祖先捕漁歸來時的喜悅心情。先民們在摸索到捕魚技能的漫長過程中,小小陶網墜曾經扮演過何等重要的角色!與這種不起眼的陶網墜相比,市博物館收藏的新石器時期的磨制石器應算是高大上了。

這類陶網墜與全國各地新石器遺址出土的陶網墜大同小異。那時先民撒網和拉網要用網墜。網墜的作用是結在網的下端,使網下沉。網墜多為灰陶燒制,黑陶網墜稀見,其形制大同小異,表面均打磨光平,中間一般設一橫向凹槽,兩端各有一個豎向凹槽,凹槽也稱繩槽,用于把網墜固定在網上。這幾種網墜,形制各異,排列在一起甚為可愛。雖然喜歡收藏陶網墜的人不多,但它們給我帶來的想象卻很豐富。你不妨沿著歷史長河,去憧憬五千年前夕陽染紅的江河湖泊邊,我們的祖先捕漁歸來時的喜悅心情。先民們在摸索到捕魚技能的漫長過程中,小小陶網墜曾經扮演過何等重要的角色!與這種不起眼的陶網墜相比,市博物館收藏的新石器時期的磨制石器應算是高大上了。

(作者系宣州區教體局紀檢組長、宣城市歷史文化研究會理事)返回,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轉載:宣城及周邊遠古人類歷史追蹤(上)
編輯:宣城歷史文化研究_搜狐
廣告

六和皇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