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大事記歷史網!

歷史上的今天丨“中國人的幼兒園”在哪里?

時間:10-13編輯:轉載


原標題:歷史上的今天丨“中國人的幼兒園”在哪里?

本文授權轉載自:地道風物

作者:風物菌

1. 公元467年,北魏孝文帝拓跋宏出生

2. 公元1903年,日本作家小林多喜二誕辰

3. 公元1925年,前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出生

4. 公元1928年,安陽殷墟開始發掘

5. 公元1937年,新四軍建軍

6. 公元1942年,弘一大師李叔同圓寂

7. 公元1949年,中國少年兒童隊(中國少年先鋒隊前身)成立

8. 公元1970年,我國與加拿大建交

9. 公元1998年,科索沃危機爆發

10. 公元2016年,音樂人鮑勃·迪倫獲諾貝爾文學獎

丨三千年的歷史,是負重,更是機遇丨

殷墟婦好墓出土商代玉人。攝影/周昭輝

當人們津津樂道八大古都時,安陽的名字很容易被忽略。既不若西安、南京等城市聞名遐邇,又不似洛陽、開封底蘊深厚,即便是古都地位相當的鄭州,也因爭議之名,引來不少流量。安陽的七朝古都名號,總有一種朦朦朧朧的尷尬之感。

文峰塔位于安陽古城西北,原名天寧寺塔,建于五代后周時期。文峰塔上大下小,由下往上一層大于一層,逐漸寬敞,是傘狀形式,這種形制的塔極為罕見。攝影/石耀臣

然而若把目光投向這片土地,我們不難發現,安陽這個貌似平庸的小城,卻保留了古老中國最粗糲最稚嫩的可愛模樣。

羑里城位于安陽湯陰縣,是世界遺存最早的國家監獄。“畫地為牢”、“周文王拘而演周易”的典故均發生在此地。攝影/石耀臣

中國在這里打下了草稿

1928年10月,當身著長袍的董作賓,在安陽殷墟揮下第一鍬,古老的塵封氣息撲面而來,三千年前的商朝生活畫卷,毫不掩飾地鋪陳在世人面前。

殷墟車馬坑遺址。攝影/石耀臣

“洹水安陽名不虛,三千年前是帝都。”三千年前,安陽“出道即巔峰”。當商王盤庚把遷都的目光,投向安陽這片廣袤的土地之時,屬于安陽的高光時刻業已來臨。

位于河南省最北部的安陽,接通豫、晉、冀三省。西隔高聳巍峨的太行山,與山西相望。自太行山蜿蜒而出的漳河,成為河南與河北之間的一道天然地理分割線。同樣發源自太行山的洹河,是安陽的母親河,為安陽沖積出肥沃、廣袤的扇形平原。

安陽地理位置。繪圖/Paprika

氣候暖濕,植被蔥郁茂密的安陽,不僅適合農業生產,也能滿足早期先民放牧和狩獵的需要。對幾易其都的商朝而言,安陽是國都的絕佳選擇。幾乎沒有任何政治基礎的安陽,像一個空白的調色盤,等待盤庚這位優秀的設計師肆意創作。

自盤庚之后,商朝在安陽殷墟綿延國祚270多年,殷商先民在這片土地肆意涂抹,為古老的中國搭出了一個簡易的城市建設框架,并奠定了中國漢字的發展軌跡。此后三千年,華夏民族在這個框架內“縫縫補補”,逐漸完善成中國現今的模樣。

安陽林州太行山大峽谷海拔最高的石板村、大垴村。攝影/招力行

中國的城市規劃都在復刻這里

安陽殷墟,能夠滿足我們對先民生活的所有幻想。

_

_

_

_

_

_

_

_

_

_

左右滑動查看更多圖片

殷墟博物館內藏品。攝影/石耀臣

在殷墟出土之前,商朝和上古時候的三皇五帝及早期的夏代一樣,僅有只言片語的記載,影影綽綽,不免讓人懷疑它是否真實存在。出于尋根心理的悸動,人們難免對先祖生活的細枝末節充滿好奇。而安陽殷墟,為我們填補了這份空白。

作為中國最早期的城市之一,殷商在安陽的都城建設,為以后其他城市的修建,提供了一個模板。

殷墟王陵遺址,司母戊鼎(又稱后母戊鼎)的發現地。攝影/石耀臣

提及對稱之美,人們往往會想到故宮,畢竟輝煌奪目的故宮,把對稱美學發揮到極致。若我們要對這種極具中國特色的建筑美學追根溯源,隱藏的大佬——安陽殷墟,正微笑著等待著大家的審視。

興建一座都城,王室宮殿區是毫無疑問的“市中心”。經考古人員挖掘考證,殷墟的王宮建筑高大繁復,并且相互連屬,整體院落多重有序,左右對稱分布。在殷墟54號基址,房基包括南、北、西三組,呈現半封閉狀,頗有些中國傳統四合院的感覺。

距離殷墟60多公里的內黃縣三楊莊漢代民居遺址,水井、車轍印等痕跡鮮明。雖距離殷商已過了千年,但漢代的民居建筑理念,仍未脫離殷商的印記。供圖/視覺中國

手工業作坊,是古代城市的活力來源。在殷墟,制銅、制玉、制骨、制陶等多類手工業作坊遺址,四散分布,拱衛著王室宮殿區。

如今到處興建的產業園區,也是殷商人“玩”剩下的路數。同類型的手工業作坊,在殷墟亦是呈現出集中連片分布的街景。比如,在殷墟南部的苗圃北地,主要分布著鑄銅、鑄鐵等作坊,制骨作坊就占據了北辛莊一帶,而劉家莊北地則是制陶作坊的大本營。

安陽滑縣道口古鎮,大運河穿城而過。古鎮內的古城墻、古廟宇、古民居,仍存有殷商城市建設的影子,是中國傳統民居建筑的典范。攝影/李平安

道路、水井等基礎建設,殷墟也有自己的想法。據最新考古發現和研究,殷墟的道路也有著寬、中、窄三種。三條東西走向、兩條南北走向的大道,構成了殷墟的主要交通走向。

我們可以大膽想象,若自己行走在三千年前的安陽街頭,沿著寬闊的大道,很容易就可以直達王室宮殿。若穿行到較窄的中道,我們會路過成片的手工業小作坊,做骨針的小張和小李的作坊隔墻相對,他們若要找制銅的小王和小趙玩耍,則要穿過幾條窄小的道路,去向另一個街區。

安陽洹水公園。攝影/石耀臣

好會玩的商朝人

現代人的手機內存,幾乎一半都奉獻給了表情包。事實上,生動有趣的表情包并不是現代人的專屬原創,若要論把表情包玩到極致的,還屬殷商甲骨文。

殷墟出土的甲骨文,大多刻在龜殼之上,也有部分刻在牛肩胛骨上。圖/安陽殷墟博物館

甲骨文被廣泛發掘以前,還有另一個“響當當”的身份——專治瘧疾的中藥品牌“龍骨”。

120年前的夏天,北京酷暑難耐,金石專家王懿榮罹患了瘧疾,在大夫給的藥材里,有著奇怪刮痕的龍骨,引起了他的注意。

▲ 商代人重占卜,祭祀戰爭等大事皆要“求神”。圖/安陽殷墟博物

比對研究后,王懿榮從甲骨的刻痕中,辨認出雨、日、山、水等文字。于是他篤定,這些龍骨上的刻痕,應是中國的一種古老文字。后經劉鶚、羅振玉、王國維等人共同研究認定,甲骨上的劃痕,就是殷商先民使用的、中國最古老的文字。

甲骨文的問世,在清末興起了一陣“殷商熱”,甚至這股“甲骨文風”,一直吹拂到了今天。生動的甲骨文,再現了先民的日常生活。一個個靈動的文字,自帶情緒,儼然是商朝人的表情包。

安陽殷墟甲骨文發現坑。攝影/石耀臣

火、山、水、雨這類簡單的漢字,最早被辨認出來。這些文字,完全是自然現象的復刻,形象又粗糙,是殷商人的涂鴉山水畫。

▲ 早期的甲骨文,就像是殷商人的涂鴉簡筆畫。繪圖/Q年

在甲骨文中,“人”字擔當重任,不少漢字,都由它組合變形而來。甲骨文中的“人”字,是一個側身而立的人,一副彬彬有禮的模樣。若一個人站在另一個人身后,就組成了“從”字。若要遇到事情,需要多人商議時,多人會聚集在一起。眾人頭上頂著烈日,就是“眾”字的甲骨文寫法。

▲ 人、從、眾的甲骨文寫法。繪圖/Q年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不可能永遠和平友愛,若遇到意見相左的時候,兩個“人”字背對而立,寫下來就是“北”字。在甲骨文中,“北”最初的意思和“背”一致,都是對立的意思。要是兩個人的爭端升級,開始拳腳相向,兩個面對面的“人”,則摒棄了謙恭,揮拳向對方頭部襲去。這樣畫面感十足的甲骨文,仿佛自帶“音效”,滿足了“吃瓜群眾”對殷商日常生活的好奇。

▲ 兩個“戲精”小人,在小編的腦內上演了一出大戲。繪圖/Q年

生動有趣,又自帶情緒,甲骨文自然成為了表情包界的新寵,頗受年輕用戶的青睞。21世紀的青年,通過電子產品進行溝通時,使用三千年前的甲骨文表情包,不可謂不有趣。

貓頭鷹:我超兇的!

安陽這片土地簡直就是寶藏,不斷刷新人們對古老中國的認知。

后母戊鼎(司母戊鼎),目前存于中國國家博物館。供圖/視覺中國

在中國早期的創世神話體系里,龍的身影,出現得相當頻繁。由是,今天的我們篤信,騰云駕霧、所向披靡的龍,是華夏先民毫無疑問的信仰。然而令人難以想象的是,殷墟婦好墓的出土,則高調地展示了三千年前的殷商人,對貓頭鷹有著怎樣狂熱的崇拜。丑陋、詭異的貓頭鷹,是如何與先民的圖騰信仰掛鉤的?

龍元素在我們生活中,無處不在。圖為安陽內黃縣顓頊帝嚳陵的龍頭屋檐。供圖/視覺中國

遠古時期,先民的物質生產水平及其低下,一陣狂風或是一場暴雨,都能給先民部落帶來滅頂之災。與脆弱的人類相較,面臨自然災害時,一些強壯兇猛的動植物,反而更有生存優勢。面臨生存危機,當通過自身掙扎仍舊無望時,人們難免會寄希望于外物。此時,這些生命力頑強的動植物,就是最好的情感寄托對象。

_

_

_

_

_

_

_

_

_

_

_

左右滑動查看更多圖片

殷墟婦好墓出土藏品。攝影/周昭輝

對于殷商統治者而言,晝伏夜出、擊而必中的貓頭鷹,象征著威武和勝利,是戰神的化身。“翩彼飛鴇,集于泮球。”在《詩經·魯頌·泮水》中,貓頭鷹的鳴叫聲,寓意著魯戰祝捷。以喜愛的事物為原型,制作“周邊”的愛好,老祖宗也玩得不亦樂乎。出于對鸮的崇拜,殷商人特意以鸮的形象制作了酒器——鸮尊。

最有名的鸮尊,當屬婦好墓里,陪伴中國歷史上第一位女軍事家婦好三千年的一對婦好鴞尊。既然有著三千年的資歷,婦好鴞尊自是有著與其他青銅器不一樣的“老資格——中國目前發現最早的鳥形酒樽。

婦好鴞尊的正面,豈一個萌字了得。供圖/視覺中國

婦好是商王武丁的妻子,據殷墟考古隊長唐際根考證,他認為婦好鴞尊可能是商王武丁送給婦好的嫁妝,見證了武丁和婦好的愛情。

在殷墟出土的1萬余片甲骨中,有200多塊都提到了婦好。從這些零散的文字里,我們很容易就能梳理出一部跌宕起伏、精彩紛呈的“婦好傳”。

婦好墓是殷墟唯一保存完整的商代王室墓葬,隨葬品極為豐富。供圖/圖蟲·創意

作為鸮尊的主人,婦好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也可能是最強的女武神。據甲骨卜詞記載,某年的夏天,商朝羌方發生戰亂。前往鎮壓的將領,并未能有效解決紛爭,危急關頭,婦好主動請纓。武丁本不愿自己的妻子率兵出征,然而卜卦卻表示婦好的出征,必定能大獲全勝,結果如卜卦所料,婦好若戰神附體,大勝而歸。

之后,婦好被任命為最高軍事統帥,統領三軍。在每一次大獲全勝的日子里,或許都有鸮尊常伴婦好左右,盛滿甘甜的美酒,犒勞每一位所向披靡的士兵。

▲ 或許是受戰神婦好的影響,后世的安陽人亦多豪邁英勇之輩。抗金名將岳飛,即出生在安陽湯陰縣。攝影/文云飛

婦好曾多次帶領萬人出征,自殷商的首都安陽,征討西北的敵軍,最遠達內蒙古、河套一帶,不僅解決了困擾商朝多年的邊境問題,也讓二十多個部落小國歸順于商朝。可以毫不夸張地說,商朝的半壁江山,都是婦好打下的。目前存于河南省博物院的青銅大鉞,出土自殷墟婦好墓,據說是當年婦好西征北伐的戰斧。

或許是久于征戰的辛勞,亦或是難產,婦好剛過三十歲,便離開了人世。除了大量精美的青銅器、玉器,兩只象征著勇猛剛毅的鸮尊,永遠地陪伴在婦好的身旁。

殷墟婦好墓內部。攝影/石耀臣

三千年的過往,實在太過久遠。若三千年前的古老中國一樣,如今的安陽同樣粗糲又稚嫩。見證過華夏族最開始的榮光,也嘗舔舐過兵戈刀尖的血淚,見過“大世面”的安陽,并未沉湎于過往的輝煌。在更多安陽人眼中,把眼前的小日子過“美”、過“得勁”,或許才是最緊要的。

夜幕下的文峰大道攝影/張孟堯

參考資料

朱光華 楊樹剛

《從<尚書·盤庚>看晚商都城的遷徙與建制》

牛世山

《從洹北商城到殷墟商邑:城市規劃與建設的嬗變》

唐際根 荊志淳

《殷墟考古九十年回眸:從“大邑商”到世界文化遺產》

返回,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廣告

六和皇心水论坛&&